杭州论坛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835|回复: 1

小小僧廬之笑忘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10-31 17:15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总是离别见曲愁!银河鹊桥纷争颜.良宵一刻解忧愁,在此一别又经年,风歌俚调




红尘岸-----鹊桥残憶!
总是离别见曲愁! 银河鹊桥紛争顏.良宵一刻解忧愁,在此一别又经年,风歌俚调總唱缘。相思如酒情如画,但与天涯渺恩仇-----题记 我不知道漂泊的最终,能否抵达你暗香浮动的彼岸?彼岸的你,可曾看到我的泪水?穿透紅尘的烟雨,凌波而渡!是否?一次相逢就是一世的守望。。。。鵲橋無悔的思念里,谁来撑一支長篙,掌一盏孤灯,渡我到你姹紫嫣红的心田? 倘若這泓破碎的泪影不能泅入你永恒的時间,我恋世的繁华必然一寸寸地消褪、沉沒…… 或许我早已预料,漂泊的最终就是来生的孤岛,直到天荒地老,直到无法分辨,你与我,誰是那顆瞬间璀璨的流星?我無力對命运的苛責报以憤恨的咆哮和轻蔑的冷笑,也无力挽救滑向地狱的自己,我只是呆立在河岸的精灵前,泪流满面,伤心欲绝…… 对与错,是与非?愛与不愛,恨与不恨都应溶入我的意识?思绪在伤痛边緣游弋、徘徊,执拗著不肯着陸…… 苍白的容颜銘刻著死寂般的憔悴,灵魂已是彻底腐朽,遗留的僅僅是一具森森白骨…… 今夜,我是我,思念是思念,鵲桥的安静惹来我的幽怨万千,世人的感嘆侵凉了我单薄的衫。。。。纤指清舞,穿過斜風疏云,编织缕缕清浅淡薄的情绪。笔端一抹,词章断句徐徐而行,吟哦声声,咏唱数千年,诉不尽的人世苍涼,案前宣纸,在古典文辞的回旋着最后一韵!那一弯鹊影,隔着天涯的譴眷,相望的只能是永远?一丝一缕,只关乎于自己。如是,任一世的繁华绚烂如花,任一地的落寞寂寞成秋,在枕衾辗转的夜里,留下千篇愁赋。千年一嘆,远古晨钟暮鼓,袅袅的余音。天边淡云,有若花絮。路过彼此的生命,或轻或重留下幾抹痕迹。在花落時节刻意的打捞,梳理成风景,悬挂在岁月的窗前。詩詞风韵,走过寂寞,邀约在影影绰绰的月色下,是谁挥舞轻絲绢袖,摇风弄云,那无心出岫的流云,早已化成入定千古不變无欲无求的姿態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10-31 17:15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紅尘岸----鹊桥残梦! 彈指流烟,似水東远,尘蚀的年輪载不动芳華剥离的愁言…… 一季一季,一年一年,心谷雜草丛生,簇簇都是殘黄,簇簇都是枯萎。 季节辗轉,我久久凝眸,有种輕轻又轻輕的殒落之痛,或是幻境,或是錯觉,心绪是一怀狼藉、一懷纷繁。我知,我已分清哪兒是你来时的方向,哪儿又是你去时的小路,只有那终年不散的岚烟依旧,只有苔径边的青梅依舊,依旧是泛着微酸,唇含一枚,涩得眼窝滚烫,还来不及觉察,泪便肆意汪洋…… 這林间回荡著隐隱约約的莺声,還有那曲你离去时哀唱的《相见欢》。我的視域在濃夜模糊,那鬓上的疏雪亦如林花春谢的柔红,寸寸丝丝,点點滴滴都盈滿了苍凉和清瘦…… 我如何还能辨得清你的轮廓呢?我已辨不清了……可我还记得那些亘古不灭的情节,虽然是断斷又續续。还有那瓣夹在《宋詞》里的桃红,花脉仍然清晰可辨,一如你经過我时遗留在我日记扉頁的心迹——深刻,刻骨。岁岁春暮,我都還能在晨起的枕间嗅到因你而生的潮冷,料想昨夜风重漏寒时,它定然是匿于眼角的霜花,小小又小小,透明到近乎无色。而当你的氣息在梦中无声閃现,它便毫不迟疑地悠然坠下…… 初见,相惜,诀别。我缄默、微笑,淡然无语。此前,我早将所有的心事一一藏好,藏到最深最深的子夜。至此,将再無人知晓我心房那一声迅雷不及掩耳的碎响,将再无人知晓那汹涌澎湃的泪海。而你,也不会明了我一眸的悲楚,不会明了我那昭然若揭的不舍…… 你看,这一季的夏又去了,這一季的燕子又老了。我一如当年,倚着小轩窗,嘤嘤低泣,深悔攒了一世的情话,沒有一句来得及向你訴说。檐沿细垂的雨线,掩着我一生的泪水,掩着我以泪串作的珠帘。那痛,你伸手可及…… 韶光已遥不可追了!而你可懂?而你可怜?离别的栈桥边,春容朽却,花落成冢。栈橋下是清溪潺潺,粼粼波影,桃花殉情——这满目的腥血,是我凌風飞舞的薄衫,是我怅然凋落的红顏……<>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联系我们|杭州网

GMT+8, 2021-1-16 16:50 , Processed in 0.12480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